乱糟糟 印度就这样迎来了2020年

 亚游国际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6 22:44
在印度,大规模暴力骚乱从2019年接连到了2020年。新的一年刚初步,莫迪政府就遭遇了执政以来最大危机。
 
上一年12月11日,族群联络最凌乱的东北部阿萨姆邦首要迸发骚乱,骚乱随后分散至约10个邦(适当于省),25人因此去世。印度旅游业也遭到重创,官方标明12月泰姬陵游客同比大减60%。
 
暴乱的原因是上一年12月10日印度议会经过的一项移民法案。法案规矩,于2015年前来到印度的不合法移民中,印度教、锡克教、释教、耆那教、拜火教和天主教的教徒可取得印度国籍,但穆斯林在外。
 
莫迪政府为何力推有“反穆斯林”之嫌的法案?印度政府又是怎样应对的?
差人用木棍斥逐示威者(图源:路透社)
 
法案
 
这项备受争议的法案是针对1955年印度《公民身份法》的修正案。法案放宽了来自阿富汗、孟加拉和巴基斯坦三国的许多不合法移民的“归化”条件,规矩在印度寓居满5年的上述6类教徒可申请合法身份。
 
那为何只优待这6类教徒,而把穆斯林(以及无神论者)打扫在外呢?印度官方的说法是,此次修法的初衷是给在邦邻或许遭受“宗教优待”的人士供给维护,而这三国人口都是以穆斯林为主,不会存在对穆斯林的优待。
 
这理由乍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,但又觉得哪里怪怪的。怪在哪里呢?
 
印度的穆斯林以为,该法案轻视印度的2亿穆斯林,进一步镇压了相关于印度教徒已处于边际方位的穆斯林。他们心境激烈,成为此次仇视示威的主力。
 
最早发作暴乱的阿萨姆邦等印度东北区域居民,则排挤全部不合法移民。因为地理方位原因,几十年来他们直接承受了从邦邻涌入的几百万不合法移民,成果当地治安恶化,连种族结构也发作了变化。
 
仇视党国大党指出,该法案违反印度宪法中尘俗和相等准则,把宗教信仰作为评估公民身份的做法,乃至动摇了国家和宪法的根基。
 
修正案一经经过即引起强烈仇视和骚乱,首都新德里、加尔各答、孟买、班加罗尔、海得拉巴等在内的印度首要大城市都无从逃过。纵火、打砸、绝食、堵塞交通、攻击差人、催泪弹、开枪……这些骚乱中常见的桥段都在发作。
 
面对汹涌的仇视之声,印度政府毫无畏缩之意,并标明对不合法示威和暴力活动毫不留情。网上撒播的视频显现,手持警棍的印度差人会直接冲进仇视的人群中,经过击打斥逐人群,并逮捕其中的暴力分子。
令人较为惊奇的是,印度政府还采用超常规的处理办法。关于骚乱严峻的部分区域,政府出动戎行,引用殖民时代的法则阻遏4人以上的集会;首都新德里多地“断网”,几大电信运营商依照政府的规矩屡次关闭语音、短信和互联网服务。
 
截至现在,骚乱中至少1200人被逮捕,5500人被拘留,25人去世。
 
强硬
 
已签署法案、使之生效的莫迪在12月15日的一场集会中,再次力挺《公民身份法》修正案,说议会经过修正案是“百分之1000正确的”。
 
莫迪说,为了给那些逃往印度并被迫以难民身份日子的人以庄重,议会才经过了《公民身份法》修正案,而国大党及其盟友却散布谣言和不实音讯,歪曲法案原意,以煽动暴力。
 
莫迪解释说,修正案不会对包含穆斯林在内的印度本国国民产生影响;政府在执行严重方针时,不会问询对方的宗教信仰,往后也不会。
 
2019年12月15日到会集会的莫迪(图源:法新社)
 
除了这项修正案,印度政府正在阿萨姆邦试点推行的“国家公民登记册”准则也是仇视的方针之一。这项准则要求民众证明自己是在1971年3月24日之前来印度的,也便是孟加拉国宣告脱离巴基斯坦独立的日子。
 
印度政府说,这是为了甄别从孟加拉国逃过来的不合法移民。仇视派指出,孟加拉国绝大多数是穆斯林,这项准则仍是针对穆斯林的。
 
火上浇油的是,在骚乱持续的12月24日,印度政府又同意了一项全国人口普查计划,准备下一年为每个常住居民建立一个身份数据库。仇视者以为,这个计划便是将“国家公民登记册”准则面向全国。
 
已然仇视之声这么多,那为何莫迪政府仍强力推动更多相关计划呢?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对岛叔说,他对印度政府最近的体现并不意外,推动此类法案是印人党的长时间方针。
 
林民旺剖析,印度政府上一年8月吊销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印控克什米尔区域的自治权,11月印度高院将阿约提亚(Ayodhya)城内争议已久的土地判给了印度教,这一系列事情的内部逻辑是相同的。
 
莫迪在其榜首任期内首要着眼经济革新,一度取得亮眼作用,但数据显现,现在印度经济已接连下滑6个季度,2019年第三季度GDP同比仅添加4.5%,为6年来最低水平。
 
这说明,此前的革新作用并没有如外界幻想的那么有用。在上一年初步的第二任期,仰仗无人能挡的威望,莫迪则回头着手处理国内政治问题,依照印人党一贯的逻辑去做。
 
这个逻辑便是以莫迪为代表的印人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哲学——印度教民族主义。
 
骚乱中的阿萨姆邦
 
思想
 
什么是“印度教民族主义”?这得从印度建国时就存在的先天问题说起。
 
咱们知道,长时间以来,印度社会多元而割裂,十几亿人口被民族、种姓、宗教、阶级、部落等要素割裂。在政治上的体现便是,国民全体短少凝聚力,族群利益、当地利益长时间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,从中心层面难以推动各项革新。
 
可以说,关于印度而言,国民的割裂、国家才华的缺失一直是阻遏其完结大国志向的最大阻止。
 
自1947年建国以来,一代代印度精英都在寻觅整合国民的良方。印度的建国精英在政治准则上引入了西式民主、联邦主义,在政治思想上选择了尘俗主义、民族主义来完结“国族再造”,但实践证明,作用并不尽人意。
 
作为印度政坛的后起之秀,1980年成立的印人党高举“印度教民族主义”的旗号不断扩大实力,取得越来越多印度民众的支撑。2014年的议会大选中,印人党一举制胜,得以组阁政府,其推选的提名人莫迪担任总理。在上一年6月大选中,印人党再次取得压倒性成功,莫迪连任。
 
印人党的制胜,在于它牢牢抓住了占全国人口85%、数量为10亿以上的印度教选民。在印人党看来,不考虑穆斯林这个占全国人口15%的集体,其他不同民族、种姓、阶级、部落都可以落脚到印度教身份上,以此可以最大程度上对印度国民进行整合和建议。
 
仇视的印度民众
 
因此,在言论宣扬和方针拟定中,印人党经过种种办法强化国民的印度教认同,并经过孤立穆斯林,来增强印度教徒的内部凝聚力。印人党乃至对外声称,印度是世界上全部印度教徒的祖国,以进一步前进印人党在选民中的威望。
 
在2014年初次参选时,莫迪就曾在竞选大纲中承诺——印度将成为全部受优待的印度教徒的天然家园(Natural Home)。而《公民身份法》修正案的经过,则总算完结了他的承诺,仰仗此法案,数以万计的印度教难民将取得印度国籍。
 
在上一年大选的最后关头,莫迪祭出一个适当戏剧化的“大招”:他登上海拔3500米的高峰,在一处山洞中单独“禅修”了一整夜。其打坐的照片在交际媒体宣布后,当即取得了全印度和世界媒体的头条,也取得了印度民众的追捧。
 
正是屡次有用的“宗教牌”,让印人党有信心推动此法案,并采用强硬态度面对仇视之声。
 
那么,印度政府仰仗强硬办法,能把骚乱暂停下去吗?
 
在林民旺看来,现在的局势在短时间内很难平静下来,因为骚乱的气势起来之后,就演化成了印度国内部分集体对莫迪政府长时间方针的一次清算,不管是穆斯林、知识分子、仍是东北邦的实力,他们的不满借机全部迸发了出来。
 
关于莫迪而言,这个法案能形成如此之大的社会动荡,或许是始料未及的。
 
而印度国家也再次走入一个十字路口:是做尘俗的印度,仍是宗教的印度?